猎场的不速之客:普京开枪打死一头熊成功赢得自己的总统之位

俄罗斯总统普京是一位举世公认的硬汉,一个扛着核弹,带着奄奄一息的俄罗斯重新崛起的男人。

这个男人端枪持炮,手握风雷,驾飞机上九天揽月,乘潜艇下五洋捉鳖。他搅动风云,震荡时局,每时每刻都在彰显着爷们的霸气。他是男人的偶像,是女人的王子。

无论是前苏联的领导人,还是如今的俄罗斯总统,似乎都钟情于打猎,猎杀猎物成了这个北方帝国领导人的标签。

因为猎杀了一头棕熊,普京完成了自救,并借此成为了俄罗斯总统。可以说,一头熊,拯救了普京,也拯救了俄罗斯。

普京早在苏联时期就是克格勃的一员。在苏联819政变中,普京作为克格勃中校,对此持观望态度,此时他38岁。

苏联的高层领导人,几乎很少有来自克格勃的人,按此推理,处于如此年纪和地位的普京,政治生涯似乎也一眼望尽。

普京作为一个特工群体的个人,同样很难接触到其他政治层面的事和人,强人普京,在庞大的帝国中,此时也是籍籍无名的一个虾兵蟹将罢了。

普京很早就跟随了自己的恩师索布恰克,在苏联最后动荡岁月里,索布恰克选择站在了叶利钦一边,而普京自然也就成了叶利钦的人。即使,叶利钦和普京此时还素不相识。

俄罗斯建立后,形势仍旧一团糟,在垂死的“休克疗法”的摧残中,叶利钦心力憔悴,身体不好。时任圣彼得堡市长的索布恰克邀请叶利钦来疗养,叶利钦答应了。

打猎,仍旧是疗养中必不可少的一环。打猎期间,大家就地聚餐,吃着靠肉,兴致勃勃。然而,时任圣彼得堡副市长的普京,此时却因路上汽车抛锚,迟到了整整1个小时。普京来后,道了一声谦,就开始闷头大啃烤肉。

不过,普京很快就迎来了自救,因为一头棕熊出现在现场,所有人都惊慌失措。根据叶利钦的回忆:我惊呆了,眼镜调到桌底下,好几个助手都迅速的趴到桌底下帮我找眼镜。

然而,迟到者普京却没有去捡眼镜,只见这个沉没的男人,一个华丽的转身,操起旁边的猎枪:端枪、瞄准、开枪,一气呵成,棕熊应声倒地,很快又站了起来,普京面无表情,随即又是一枪,完事。

叶利钦再次惊呆了,随后欣喜若狂,他如获至宝般的说:这个人必须给我弄到莫斯科去。

一头宴会上的不速之客,就这样让硬汉普京成功的展示了自己的冷静,理智和果决。他拯救了自己在叶利钦心中的不靠谱形象。瞬间打动了叶利钦,奄奄一息的俄罗斯,正需要这种人,濒临崩溃的国家,不需要趴到桌子下去捡眼镜的人,而需要面对面勇敢猎杀棕熊的斗士。

受尽了西方的白眼,看透了欧美国家的嘴脸后,叶林钦明白,自己被耍了,欧美国家要的不是俄罗斯的发展和崛起,他们要的是持续衰败下的俄罗斯。

自1994年,普京受到叶利钦的赏识后,短短数年间,职位如火箭般蹿升。1998年,普京说:我回到了娘家。8年前,他离开了克格勃,如今他成了克格勃的主席,回到了中央。

普京的当选正是俄罗斯极度落寞的写照。叶利钦时代对西方卑躬屈膝的恳求,已经深深刺痛了俄罗斯民族的感情。向来强硬的俄罗斯需要一个强人给这个受尽屈辱的民族打一针强心剂。

选择普京,不仅仅是叶利钦的选择,也是俄罗斯的选择。这个来自北方的大国,重新找回了自信,勇敢的对西方国家说“不”。